近日兩則新聞引起熱議:一則來自《長沙晚報》,北大前校長周其鳳說中國人真可悲,只會罵娘,不會罵美國;一則據《南方都市報》報載:山東兗州一車主因不滿違章停車受到處罰,發帖罵“兗州交警真孬種”而受到了行政治安拘留。
  對於周其鳳所指的“中國人真可悲,只會罵娘”,我個人的理解是:罵娘雖然粗鄙,但社會遠沒有進化到市井語言從人們的負面情緒表達詞彙庫中剔除殆盡的地步。這在影視劇中,日本人愛“巴嘎”、美國人愛“蠢豬”、德國人愛“白痴”都是很常見的。蔣公生前不還愛“娘希匹”嘛!
  顯然,周先生此言,其實是想說,中國人太“美奴”對於政府與官員言語刻薄缺少一定的敬畏,要告訴網友:自己的政府與官員是罵不得的,要罵去罵美國。美國遠隔千山萬水,乾卿甚事要去罵?其實美國人也有喜歡罵娘的。在美人看來,罵政府與官員是最安全的情緒宣泄。一是因為政府是組織機構不具備“人格”所以也就談不上因罵政府而受誹謗罪的製裁;一個是因為官員由選票產生,哪怕身為總統,普羅大眾都有“罵罵”的權利。
  喬姆斯基對美國的批評立場一生未變,曾罵美國政府是“餓狼”,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組織”,“美國的民主是虛偽”的。但喬姆斯基得到了美國政府與媒體的善待,位居全球最有影響力的百名公共知識分子之首。其實,喬姆斯基雖處處與美國政府作對,內心卻是深愛美國的,他仍然認為美國政府雖有種種需要被批評的地方,但仍不失是世界上最好的政府。
  如果說喬姆斯基批評美國是基於一個知識分子保持懷疑和批判的天職,他的批評很有價值與建設性,理應受到尊重,那麼,前法國總統薩科齊一次精彩的“市井對罵”就顯得無釐頭的可愛了:2008年2月23日,薩科齊出席一個農產品展銷會,欲與一位男子握手遭拒。男子說:“不要碰我!”,薩科齊回敬道:“那麼,就滾開吧”,對方毫不示弱,立刻反擊:“你令我噁心!”,薩科齊回斥:“快滾吧!你這個白痴!”這段對罵一度曾作為喜劇而廣為流傳。
  網友發帖開罵“兗州交警真孬種”雖然絕對算不上是有價值的批評,而只是惡意的情緒宣泄,但兗州警方法網恢恢疏而不漏“迅疾”繩之以法的做法顯然令人看不到政府職能部門的胸襟與寬容。這和周其鳳先生說“只會罵娘,不罵美國”在邏輯上是一脈相傳的——政府不能罵,官員罵不得,要罵也要去罵爪窪國——一句賭氣話對兗州警方造成的惡劣影響比警方行為失據所造成的影響,難道更惡劣嗎?
  檢驗一個政府的胸襟抱負,能否善待批評者往往是一個社會是否開明的評判標準,沒有偉大的批評者便無偉大的愛國者。涅克拉索夫有言:“對祖國來說,沒有比一切都滿意的愛國者更可怕的敵人了。”而理性的批評絕對不會產生於對情緒化嘲罵的“執法必嚴”的土壤之上。
  文/貓之魚  (原標題:“兗州交警真孬種”與何不“罵美國”)
創作者介紹

impossible

nrezc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