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籃球投進文學


  史恩康納萊真的是老來俏,越老越有魅力,由於他的主導,讓「心靈訪客」(Finding Forrester) 這部片子更加生色,當然莫瑞亞伯拉罕飾演的16歲學生傑莫也功不可沒。
  一個自我封閉的普立茲獎得主,和一個想力爭上游的籃球健將,會激發出什麼樣的火花,藉由兩人的忘年之交,相互釋放自我,彼此扶持成長,讓這部電影值得一看再看。
  故事透過兩個焦點─學校作文比賽和州際籃球賽,把兩位主角的個性具體而微的呈現,學校把傑莫挖來,就是希望能拿下冠軍盃,甚至在疑似抄襲事件後,不惜以「留校察看」對傑莫威脅,暗示要他把球打好,否則就取消獎學金回貧民區學校,不可思議的是州際賽冠軍戰決勝負的最後兩個罰球,傑莫失手了!
  傑莫怎會失手輸了球?那個可以在罰球線連投數十球都進的好手,怎麼會在最後兩罰全部失手呢,是不是真的失手呢?這或許是傑莫心中的一個「秘密」!不願任憑宰割!他想掌握自己的命運,正如他說的,想阻止他上學,學校得自己動手。
  另一個對傑莫意義重大的事件─作文比賽,因為它是傑莫「文學夢」的起步,甚至是能否繼續在學校待下去的關鍵。只不過,這一次球在學校手上,決定傑莫前途的發球權在自卑又自傲的教授羅柏克勞福德手上!
  文學發表會上,學校出現了一位非常難得的訪客─威廉佛瑞斯特,突然現身的普立茲獎得主,搶救了傑莫的「清白」,也完成了兩人心靈的成長。
  這部片子大量使用了對比:一老一少、一白一黑、一靜一動、一富一貧、一個想逃避名聲一個卻是追求未來!佛瑞斯特和克勞福德也是有趣的對比,一個一生只出一本書卻聲名大噪、一個連一本書都出不了只得教書,一個對傑莫傾囊相授、一個卻對傑莫處處刁難,一個謙沖虛心,一個自以為是,佛瑞斯特給類似克勞福德這種不得志的人下了一個註解:「受過挫折的老師,不是很實際就是很危險!」小心眼的克勞德福算是後者吧?其實,他也是一個可憐的人!
  片中也諷刺許多書評自以為是大書特書,其實評論者根本不了解作者心境,也因此佛瑞斯特只出一本書就不再出了,在佛瑞斯特心中可能摻雜了不屑和害怕面對吧!他也運用技巧封殺了克勞德福的出書計劃,因為克氏就是想出書評論佛瑞斯特的作品。
  (本文當然也犯了佛瑞斯特的大忌,不過本文只是「觀後感」而非「評論」。)
  既然是談文學的電影,自然也要講一些寫作的技巧,佛瑞斯特教給傑莫的秘訣就是「寫」:寫自己想寫的,寫自己的感覺,再用腦筋去思考去改寫。佛瑞斯特強調:「很多作家都清楚寫作規則,但是不會寫作!」
  導演用簡單的橋段讓我們了解佛瑞斯特對作品的執著和受歡迎的程度,其一:佛瑞斯特看到傑莫在書頁上摺角大表不滿,要求「尊重作者」。其二:傑莫說佛瑞斯特的書「曾經」廣為傳閱,佛瑞斯特不以為然,要傑莫做市調,結果,圖書館24本佛瑞斯特的書全部借出,必須排隊預約!讓傑莫更為信服。
  有兩個畫面一直令我印深刻,一是在MLB職棒球場,威廉和傑莫兩人深夜站在投手丘上,看台上空無一人,廣大的球場映襯了兩人內心的寂寞,卻彼此提攜,佛瑞斯特說出了心中無法拂去的傷痛,至親在五個月內相繼去世,他雖享有盛名,卻無法挽救兄長和父、母的生命,當他最親的哥哥因酒駕車禍,在醫院心跳逐漸停止時,護士有興趣的卻是他的書!令他敏感的心靈受傷,從此封閉自己。此時,傑莫以佛瑞斯特自己的文章「先我們而去之人,不能安撫後繼之人」來安慰他。
  另一個鏡頭是,看到傑莫輸球的轉播,佛瑞斯特若有所思,拿出早己乾扁的腳踏車打氣,這位自認為爬到窗外擦玻璃就算是「外出」的人,終於騎著單車在道路上呼嘯而過,從來沒有看過有人騎車是這麼「有趣而迷人」的!最後,威廉離去時在車水馬龍中的單車身影更顯孤傲,也算是對這位傳奇人物作了最後的敬禮。
  本片在舒緩而流暢的節奏中進行,不時可以看到風趣、機智的對話,讓人深思或會心一笑,例如:
  「贏得女人芳心的方法,就是在意料不到的時候,送她意料不到的禮物。」
  「人最怕自己無法理解的事物。」
  「問題的目的在獲得對自身有益的資訊。」
  片尾在綠野仙蹤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在彩虹之上)的樂曲聲中,傑莫和朋友在籃球場上打球,卻不像以往那麼神準,多次上籃不進!鏡頭也帶出傑莫開始出版佛瑞斯特的作品,似乎在說傑莫棄武從文了?另一個更重要的意涵是,經歷一段成長後,傑莫又回到平凡的現實,等待下一次成長的「心靈訪客」。

 

.
創作者介紹

impossible

nrezc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